公司动态 股东动态 行业资讯 高层致辞

文章详情

金融科技的“能”和“不能”

金融科技到底能做什么?以前我在传统的金融机构工作,中间有几年金融监管的经历。我一直坚持“传统”的金融,传统是要打引号的,相对于前几年互联网金融来说。当时互联网金融说我们银行、证券、保险等等,都是“传统”金融。但是现在来看,“传统”金融已经在用各种科技的方法,用一些互联网金融的有益思路,创新开展金融业务,做了不少实实在在的探索。

事实上,这也不是这几年才有的,在互联网金融出现之前的30年,它一直就在用信息科技手段改善自己的金融服务与管理,提高自己的风险管理能力,更好服务实体经济。只不过“传统”金融没有像前几年互联网金融那样去吹嘘自己,或者说靠互联网做了一些流量客群之后就在一些自己派属的媒体和学者的鼓吹下把自己吹得神乎其神了。但是随着全球的经济环境越来越复杂,国内宏观经济的压力越来越大,前几年风光无限的互联网金融机构能不能在未来的几年和“传统”金融去平等竞争,能不能在即将到来的经济和金融周期的面前战胜“传统”金融,我觉得这值得应该高度关注的,正所谓“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

金融科技的“能”,我想首先是在更好发挥金融功能方面,比如说在支付结算,在资金的筹集和运用,在金融基础设施,在风险管理等方面,它肯定会表现出自己的优势,这是毫无疑问的。接着就是法定数字货币,这引起大家高度的关注。它就是金融科技的一个可能结果。科技对于货币形态的影响,对于整个货币体系的影响,这是切切实实存在的。现在币圈,包括链圈的专家,包括有些研究法律的学者说法定货币是中心化的,其实这完全是一种误解,或者不了解,没学过金融才会说这种外行话。法定货币是中央银行发行的,但是货币的机制和规则是市场化的,或者说分布式的。如果法定数字货币是中心化的话,那中央银行还搞什么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呢。中央银行只要发个指令,大家账户上都会有相应的变化,企业的贷款行为、商业银行的信贷供给都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这个事情在虚拟货币就是存在的,因为它的发行和持有高度集中,这个币是涨是跌由庄家说了算,市场的影响是微乎其微的。

再接着就是整个金融科技对于未来金融体系的改变,甚至对我们整个生产、经营等等方面的改变,都是实实在在的。我说一个很有意思的例子,一个游乐设备的制造厂商想把这些设备以租代售的形式快推广到全国,让全国的游乐设备的经营者能够更快、更好地拿到这个设备去尽快地经营。我给他们提了一个建议,就是用扫码技术控制销售商或者经营商回款的路径就可以了。游客扫码支付后游乐设备才能启动,授信的银行,包括厂商都能够对这个游乐设备的经营情况有实时的掌握,这样的话银行就愿意解决它的以租代售产生的信用风险,这个企业就有可能比较快速地发展。这就是运用科技去解决金融风险管理的简单而生动的案例。

说到金融科技能够做很多的事情,有很好的前景,金融科技也有自己局限的地方。其实也不是金融科技的局限,是科技改变人性的局限。科技在金融业好几百年的运作中是有局限的。首先第一个局限,大家可以看一本经典畅销书《this time is different》(《这次不一样》),这是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之后发行的一本畅销书。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一些学者认为这一次经济繁荣是不一样的,是科技驱动的,我们可以战胜经济周期,战胜危机,这个话说了没有一年,2007年金融危机爆发了,2008年就出了这本书。这本书描述和分析了人类在200年来经历的所有的银行危机、货币危机、汇率危机以及整个金融危机。研究的结论是这200年来产生这些危机的原因和危机的结果,其实都是一样的,“this time is different”并不存在。

其实,我们完全可以看到这200年来,科学技术的进步是非常之大的,但是金融危机没有被消灭,各种危机都没有被消灭。特别是二战之后金融业采用了电子技术或者计算机技术的应用之后,各种危机发生频率更大了。当然这肯定会有其他的一些因素去解释,我们也没法找到控制变量去看科技的纯粹的效果。如果科技能够明显地解决金融里面的风险问题,而且是系统性地解决,那么为什么二战之后还有这么多的危机发生?

第二, AER(《美国经济评论》)发表了一篇非常著名的关于fintech的文章,观点是这一百多年来,金融机构的单位经营成本其实是在一个比较平均的水平上波动的,没有出现因为这一百多年科技的快速进步,使得金融机构的单位经营成本出现一个明显的下降。作者发现在金融危机发生之前,金融机构的单位经营成本是明显的上升,金融危机之后是明显下降。所以,金融风险可能和制度原因联系更紧密一点,或者和整个宏观经济环境的联系更紧密一点。从科技来说,我们没看出来科技的进步,不管是金融科技1.0、2.0、3.0,对于金融机构单位经营成本有什么样的显著影响。

第三,互联网金融的优势在哪?如果它只是产品的创新,或者是商业模式的改变,它没有在制度创新的层面有一些贡献的话,我不认为互联网金融是一个成功的东西。金融创新本质最终的结果是在制度层面做一些创新,金融创新就是两个标准,第一个标准,交易成本下降了,再一个是否解决了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如果没有达到这两个标准的话,这种技术的创新或者业务模式的创新,在金融领域的应用就不算金融创新,金融创新是有严格定义的,不是有新东西就是金融创新。

这种金融创新或者说我们需要求证是否是金融创新,它对于现有的金融监管影响是怎么样的?其实不管是巴塞尔协议I、II还是III,它都是在金融机构付出非常惨重的代价,或者社会经济付出惨重代价之后,我们总结出来的对于金融活动和金融机构监管的框架和要求。那么金融科技的核心问题就是说,金融科技如果能够在制度层面上有制度创新,是不是还要对金融科技机构采用核心资本充足率监管?是不是还要对金融科技机构的金融活动采用逆周期的监管?是不是对金融科技机构还要有杠杆率的控制?等等。如果金融科技机构在这些方面有突破,比如说金融科技战胜了经济周期或者金融周期,发现它不需要现在这种严格的资本充足率的监管,或者在某一个方面它可以缓解或者去掉现有的金融监管方式,那就是金融科技的真正价值。如果它接受不了这种检验,或者它不能通过这种检验,金融科技就还是金融。所以科技服务于金融,或者科技在金融中的应用,它还是“This time is not different”。

作者为社科院支付清算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本文为作者2018年7月6日在《中国金融科技运行报告(2018)》发布会暨《金融科技青年论文选集(2018)》征集启动仪式上的演讲,有删节。(来源:财新网 作者:赵鹞)